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商战 > 重生科技狂人 > 第0839章 是狗也不要乱咬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重生科技狂人 第0839章 是狗也不要乱咬

    明天早上已经打开本章节的起点或手机客户端,到时候可以在目录界面长按这一章节名,重新下载即可。视而不见也没办法。

    虽然事发突然,但对于这些有头有脸的大哥来讲,起码的镇定素质还是具备的。甚至钟铧波还好整以暇地对走进来的一名警司打招呼,“阿sr,有没有搞错啊,我们都是正经生意人。”

    结果得到的应是后脑勺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一阵头晕眼花的钟铧波,勃然大怒平日里只有自己如此教训别人的,没想到今天竟然反过来了。

    钟铧波刚一梗梗脖子,就被一记锁喉把所有的话吞到了肚子里。他这才看清,对自己动手的是一个精悍的年轻人虽然也穿着制服,样式却稍有差异。

    “都说过了,警务处特别行动,配合一些。”对方一边冷冷地说着,一边对比着手上的照片。

    钟铧波也是正经八百练过功夫的人,被人家如此老叟戏顽童一般地收拾一番,那里受得了,加上呼吸不畅,那张脸顿时涨成了茄子。

    “识相点,要不然当场喂你枪子。”那人迎着钟铧波怒火中烧的目光,淡淡地警告了一句后,收了手,向下一个目标走去。

    说到底,兵收拾贼,天经地义,钟铧波没敢再发作,只是恨恨地想道:“走着瞧。”

    那人越过钟铧弓、钟铧生,来到王俊面前,貌似不经意地问道:“你就是号称尖东之虎的斧头俊?”

    瞥了一眼周围荷枪实弹的警察,王俊好汉不吃眼前亏地收起狠劲,点头答道:“尖东之虎和斧头俊,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我确实就是王俊。”

    那人把手里的文件递给旁边的警司,然后闪电一般地抓住王俊,抬起膝盖,撞了上去。

    这位刚才还在得意洋洋地吹嘘,自己如何让那个人气极旺的好时中心数码港加保护费云云的尖东之虎,随即像虾米一样,倒在地上抽搐着,才吃下去不久的山珍海味,都吐了出来。

    “身份核对无误,各位陪我们走一趟吧。”那位警司仿佛根本没看到刚才的野蛮场景,自顾自地摆手催促道。

    钟铧弓和钟铧生凛然对视了一眼,明显感觉到了似乎要大难临头了。

    等被拉进了一座警局后,路上只敢在心里骂骂咧咧的钟铧波,看着另一个社团的成员,一瘸一拐的黄朗伟,忍不住幸灾乐祸地笑出了声,“哎呦,怎么这么惨?”

    黄朗伟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说不定,过一会,你比我更惨。”

    话音刚落,又步履蹒跚地进来一个,钟铧波打量了两眼,居然也认识,是从荷兰来好几年的蔡子铭,虽然背景有点神秘,但属同道中人无疑。

    见此情景的钟铧弓,禁不住直皱眉头,盖因不知道是否他多心了,还是真的那么巧合,被“请”来坐成一圈的人,无不投资了电影行业而之前和自己兄弟三人一起大吃大喝的王俊之流,则直接被押到了另外一辆车上,不知所踪。

    随着越来越“济济一堂”,钟铧弓更加确定了这一点,甚至连其他人也注意到了,“怎么满眼看去都是同行啊?”

    大夏天的,如此多的人被关进一个房间里,不免有些难受,可不管谁的姿态有多么桀骜不驯,都没有找茬发难,只是默默地忍受着,估计都被雷厉风行的手段收拾怕了。

    等钟铧弓打着哈欠,按照规定时间上完厕所来后,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笑眯眯地尾随了进来。

    “鬼仔田!”认出了对方身份的钟铧波,失声地喊了一句,“你这家伙当年不愿意过来,跑哪里去混了,看起来还挺风光的?”

    鬼仔田似乎不满钟铧波当场道破自己的来历,绷着脸咳嗽一声道:“自我介绍一下,本人李玉田,才在澳洲读完工商管理硕士,到香江惩教署任职不久。”

    难以置信的钟铧波,爆了一句粗口,嘀咕道:“原来硕士有这么好混”

    钟铧弓沉声问道:“鬼仔田,既然大家都认识,你就交个底吧,是打算把我们领到惩教署么?”

    “非也,非也!”李玉田咬文嚼字地晃了晃脑袋,“想必大家应该发现了吧,在座各位目前都经营着一家电影公司,我来此的目的,就是打算一起讨论一下这方面的自律和行规。”

    有个家伙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火气,冷笑道:“屁的行规,老子做生意,还用你教?”

    李玉田面无表情地用笔在文件上划了几下,然后对旁边一起进来的同伴说道:“这位应该去扶南接受异地惩教。”

    “我要见我的律师。”那家伙一边挣扎着,一边被拖了出去,看得其他人无不脸上变色。

    过了一会,钟铧生打破沉寂,率先开口道:“讨论一下行规也好,反正我的电影公司向来守法经营,没什么好怕的。”

    第二天,香江媒体纷纷头版头条报道:昨天夜里,香江警察进行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大扫荡,抓捕和问讯人数超过1000,沉重打击了日趋嚣张的社团势力。

    “因为牵扯范围甚广,香江警务处将会按照之前和扶南达成的备忘录,将大部分人送到扶南的合作单位处理,已尽力避免受到外因的影响。”

    简而言之,香江各界对香江警方的这次“雄起”,普遍竖起了大拇指加以称赞,毕竟大部分普通人,实在是不胜其扰了。

    不过,在今年3月15日创刊并引来一阵轰动的一周刊,却标新立异地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虽然一周刊被定位为一家八卦新闻杂志,但架不住老板舍得投钱,所以也不乏专业人士为其写稿。

    这一次,一周刊的反对之声,是从“人权”这个角度发出来的。

    以下是防部分,明天早上更新过来,直接忽略掉吧。

    会德丰越过了卫星电视,选择了有线电视做为投资目标,就是考虑到港府对包括广告在内的诸多方面所做出的限制,使得该项目有点不受投资者待见,唐焕的角逐之心也淡一些,结果事实也是如此,首富先生对卫星电视的兴趣远超有线电视。

    在这种情况下,会德丰便放心地卯足劲进行准备了,但节目源相当考验专业水平和底蕴积累,会德丰无法在短时间内追赶上寰亚电视和,只能多想办法弥补短板。

    根据部下给吴光郑的建议,正在组建和完善的“九仓有线电视有限公司”,计划转播寰亚电视的频道,和购入梦工厂的制作内容,以及新闻频道转播在世界范围内知名度越来越大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节目。

    唐焕在商言商地皱着眉头说道:“九仓有线电视准备如此充分,我还真有点担心,其将打乱目前香江电视行业相对平衡的局面。”

    吴光郑笑道:“港府铁了心发牌照,其落在我的手里,总比其他人得到,好上很多吧。”

    “这倒也是。”唐焕点了点头。“购买梦工厂的制作内容没有问题,都能参与竞拍,九仓有线电视自然同样有这个资格转播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节目,我也可以帮忙协调但转播寰亚电视节目,还是等周梁淑怡给出专业的参考意见吧。”

    “那就一步步地来,只要你们不急着拒绝就行。”吴光郑狡黠地说道:“我会在竞标过程中,适当引领这些利好消息,来提高竞争力。”

    “你随意。”唐焕耸了耸肩,也不点破对方如此热衷投资媒体的原因就在今年4月初,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通过了香江基本法,其中附件规定了特首产生的流程,自然让一些有志之士,早早起了布局之心。只不过,对方自家人里似乎出了昏招

    唐焕刚思及于此,便听吴光郑问道:“我听到一个风声,为了挽救香江大资本财团的信心,中央打算在第三国设立保险基金,让各财团可以直接把资产转移到第三国家,以确保投资信心?”

    “你还真是消息灵通。”唐焕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我现在担任着九龙仓集团董事会的主席,当然要竖起耳朵、留心任何风吹草动了。”吴光郑苦笑一声,“你肯定也听说了,我的那个担任香江总商会主席的连襟,搞出了一个以一百亿港元租赁香江十年的建议,使得上面产生误会,让我岳父的一些心血付之东流。”

    得了癌症的包裕刚,确实精力不济了,甚至对银行业的勃勃雄心也不得不放下,退出了渣打银行,由邱德拔一家独大而他在自己的商业王国里也只担任顾问一职,并将产业一分为四,交给家族后代负责大女婿苏海文得到了环球航运,吴光郑这位二女婿则得到了最惬意的会德丰。

    估计也是因为如此,包裕刚无法再犹如臂使地控制各立山头的家族成员了,导致出现了如此的风波。

    “你们不是已经事实上分家了么?各过各的,有什么好操心的。”唐焕懒洋洋地答着,就是不松口。

    吴光郑可没有那么容易打发,锲而不舍地打听道:“可我听说,扶南那边可能成为这个第三国”

    唐焕摆了摆手,反问了一句,“你看勤和一系有什么动作?香江的大华商有哪一个不是在一个接一个的动荡当中,押宝相信上面,进而投机成功。现在无非又是一个抄底的好机会,只有那些刨不到食的傻叉才坐卧不宁、上蹿下跳。李半城最近的姿态,还不能给你参考么?要是会德丰流动资金有点紧张,我个人可以支援一下。”

    气氛浓重的会议室内,香江警界一哥李君夏正在严肃地安排任务。

    这时候,一个亲信过来耳语了两句,李君夏脸上难得地出现了喜色,立刻吩咐道:“继续推进。”

    显而易见,他收到了一个好消息。策划二次绑架王德辉的主谋退休警长锺维政,已经被抓住了。纵然老谋深算的对方百般撇清,但还是露出了马脚。

    “呸,你这样的货色也想玩遥控那一套?”暗自骂了一句的李君夏,神清气爽地继续按照唐首富的示意,部署着行动,声音陡然激昂起来:“近期,香江不法现象越来越猖獗,甚至闹市区都时常发生歹徒和警员枪战的场景,我们遭到了最严重的质疑,这次大扫荡就是挽荣誉的机会。”

    “再强调一遍,在场任何人,不得使用私人通讯工具,就算去卫生间,也要至少两人同行。要是谁被我抓住了把柄,那下场就自己去想吧。”

    说到这里,李君夏脸上露出几分冷厉之色,“港府已经和扶南达成异地关押犯人的协议,我不介意麻烦一下,把变节者送过去享受一下那里没有丝毫现代化污染的蓝天碧水。”

    相比于会议室里的凝重肃杀,某家酒楼里则是热闹异常。钟铧弓、钟铧生、钟铧波等兄弟,难得地坐在一起把酒言欢。

    他们正津津乐道的话题是,不久前的五月份,丽港城预售楼花的时候,八百壮士闯地盘排队的壮观景象。

    位于香江九龙东蓝田,由长实、蚬壳石油与和黄地产合作发展的丽港城,位置极其优越,进而让越来越无法无天、欲壑难填的社团势力起了觊觎之心,导演出了一场滑稽而又讽刺的黑社会排队炒楼事件。

    突然钟铧波大咧咧地来了一句,“老十,那个周星星既然如此红,不如我们干脆控制过来,省得还被梦工厂拿走了大头。”

    “那位首富一年多没来香江,你就面生了么?”钟铧弓面露不悦之色,“我们按照规矩来,大家脸上都好看,如果抢了人家的艺人,就捅了马蜂窝了。”

    钟铧波嚣张地大笑起来,“你越混越胆小了,现在香江天色一黑,就是社团的天下,房地产我们都能炒,抢个艺人算什么”

    突然间,酒楼内大乱起来,并传来厉声呵斥:“警务处特别行动,都配合一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