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其他 > 国色生枭 > 第两零九八章 古城遗密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国色生枭 第两零九八章 古城遗密

    风寒笑鼻息全无,楚欢收回手,却瞧见媚娘捡起地上的刀,便要过来在风寒笑身上砍上几刀,楚欢摇头道:“他当年救过我一命,今日我与他已经恩怨两清。人既然死了,也没有必要再侮辱他尸首。”

    媚娘恨声道:“这种衣冠禽兽,就该千刀万剐,欢哥,你这人就是心软。”不过楚欢既然这样说,媚娘也不好继续动手。

    楚欢抬头,发现琉璃已经站在了那座台边上,座台虽然残破不堪,但琉璃曼妙身姿站在那里,座台最高处也堪堪到琉璃脖子处。

    琉璃瞧着座台中央,不发一言,楚欢缓步走过去,飞身而起,跳到了座台之上,这时候终于看清楚,破裂的座台乱石散落,乱石之间,竟然露出黑漆漆的铁块来,虽然被乱石遮掩住大部分,但却有一小部分看得十分清楚。

    在这座台之内,竟然裹着东西。

    “刀!”齐宁走到座台边上,朝媚娘伸出手,媚娘立刻将刀递过去,楚欢这才拿着刀将剩下的石头一一撬开,随即抛下座台,琉璃身负内伤,行动不便,媚娘却是跳上了座台,帮着齐宁一起将座台上的乱石清理干净。

    “欢哥,这是......这是什么?”片刻之后,媚娘忽然失声道。

    清理过后的座台,已经看得十分清楚,在楚欢的脚下,却是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盖子,通体漆黑,冰冷透骨,似刚如铁,但究竟是什么材质,楚欢也无法判断出来。

    在那黑色盖子的正中间,却又雕刻的莲花图案,画作六瓣,精致无比,每一瓣莲花,都有一只手掌大小。

    这六瓣莲花,却并非漆黑之色,而是色泽各异,分为六色,在黑色的盖子上,显得异常的耀眼。

    楚欢神情凝重,蹲下身子,他却是看得清楚,这六瓣莲花并非完整的花瓣,每一瓣莲花之上,都有一处残缺,似乎是有人故意在每瓣莲花瓣上镂空一样。

    楚欢抬头看向媚娘,只见到媚娘那张娇媚到骨子里的俏脸也是一片震惊,两人随即都不约而同地瞧向了站在不远处的琉璃。

    琉璃美绝天下的脸庞苍白一片,她虽然只是站在座台边上,距离座台中心的莲花还有一些距离,但她目力惊人,自然已经瞧出了端倪。

    “六龙聚兵......!”楚欢低声自语一句,取了红龙舍利,将红龙舍利对着那红莲花瓣残缺之处放了下去,红龙舍利嵌入之后,下面忽然发出“咔哒”一声,不用楚欢动手,那红龙舍利竟是自动往下一沉,深嵌其中,将残缺之处丝毫不差地完全填充起来,肉眼竟发现不了一丝一毫的痕迹,契合的严丝合缝。

    媚娘长出一口气,道:“欢哥,这里果然就是佛窟,这大石佛脚下的座台,应该就是佛窟的入口了。”看向琉璃,问道:“你们心宗的佛窟,就是在这下面?”

    琉璃微微摇头:“我从未见过佛窟,只知道手握六龙,就能够打开佛窟之门。”

    “欢哥,这里是六瓣莲花,每瓣莲花上都有残缺的地方.......!”媚娘道:“咱们手里刚好是六块龙舍利,全部放进去,定能打开佛窟之门。”

    楚欢看向琉璃,若有所思,沉吟片刻,才道:“琉璃,先代们的骨灰都已经被大风沙所吞没,佛窟是埋葬骨灰之所,骨灰如今都不在手里,我们是否还有必要打开佛窟?”

    琉璃怔了一下,也是沉默片刻,才看向如莲,道:“佛母,您看如何?”

    如莲忙道:“我.....我不知道,只是.....只是如果佛窟真的是墓葬之地,若是打开,是不是会.....会打扰他们?”

    楚欢笑道:“小妹说得对,既然是墓葬之地,咱们又何必打开?”

    “你真的不想打开?”便在此时,却听得古萨大妃声音道:“七十多年才能打开一次,而且只有寥寥数人有此机会,你们当真不想看看佛窟之内究竟有什么东西?”

    楚欢瞥了她一眼,淡淡笑道:“想必大妃很有兴趣,你的雄图壮志一直不曾消逝。”

    古萨大妃却是摇摇头,淡然一笑,道:“如果在几个时辰之前你说这话,我不会否认......!”看着地上风寒笑那丑陋的尸首,苦笑道:“可是现在已经不同。”

    “不同?”

    “你说得对,就算真的雄图霸业,又能如何?”古萨大妃幽幽叹道:“我在西梁与他们勾心斗角多年,费尽心机,可是到头来,依然是一无所有。我听说过佛窟的传说,此番来到佛陀国,也确实希望能找到东山再起的机会,可是.....风寒笑这样的人物,最终也只是一具尸首,转眼之间就会被人所遗忘,我又能做到什么?”

    楚欢听她语气说不出的萧瑟,风寒笑之死,似乎真的让她幡然醒悟,微微颔首道:“如果你真的这样想,你后半生应该过得会更快乐。”

    “佛宗天龙的传说,你们都很清楚。”古萨大妃缓缓道:“佛陀国能够延续至今,追其起源,就是因为当年佛宗天龙的现身。”看向琉璃,“佛窟为何成为墓地?”

    琉璃不知道古萨大妃为何有此一问,蹙眉道:“佛窟是佛宗天龙所觅,当年佛宗天龙骑着神鸟,找寻到了佛窟所在,圆寂之后,佛宗天龙的遗身就留在了佛窟之内,据说神鸟也陪伴在佛宗天龙的遗身身边,从此再也没有现身。”

    “佛宗天龙当年找到佛窟,心宗先代也知道了佛窟的所在,而且定下了规矩,只有心宗八部众才能进入佛窟。”古萨大妃缓缓道:“所以此后都说,每隔七十多年,佛宗八部众就将前人的骨灰从毗奈耶之中去除,送入佛窟。”

    琉璃淡淡笑道:“你知道的确实不少。”

    “我只是好奇,如果眼前这个机关是通入佛窟之所,那么这处机关究竟是你们心宗制造,还是另有其人?”古萨大妃道:“这一尊大石佛,矗立在佛窟入口处......!”看着倒在地上已经破碎不堪的巨佛残片,“这巨佛当然不会是你们心宗所造。”

    琉璃蹙眉道:“佛窟每次出现,停留的时间只有三天。昨夜那场大风沙,才让佛窟出现,如果没有其他的问题,三天之后,这里依然还会再起一场大风沙,到时候将这座古城全都掩埋在沙尘之下,要等到七十多年后才能再次出现。”顿了顿,才道:“所以短短三天,根本不可能在这里修建巨佛。”

    “不错,这尊巨佛样式奇特,与你们心宗所信奉的神祗完全不同。”古萨大妃道:“也就是说,这座古城与你们心宗并无任何干系,当年佛宗天龙也仅仅只是发现了这个地方而已。”顿了顿,走到座台边上,伸手轻轻抚摸残破的座台:“这座古城当年也曾繁盛一时,它显露出来的部分我们都已经看到,也许这只是我们看到的其中一部分,尘沙之下,是否还埋葬有更多的地方,我们并不知道,但仅仅显露出来的这一部分,虽然比不上莲花城,但是却并不逊色于西域大多数的城池。”

    楚欢似乎听明白,道:“大妃,你的意思是说,这机关不是心宗所设,而是这座古城原来的主人所设?”

    “我已经不是西梁大妃。”古萨大妃唇角泛起一抹动人笑容,“我叫古萨蔌蕥。”

    楚欢这是第一次只道古萨大妃姓名,心想这名字倒是有些古怪。

    古萨蔌蕥道:“你手里的龙舍利,心宗一直说是他们的圣物,但是归其根源,龙舍利应该只是打开佛窟的钥匙,它们原本的主人,本也不是心宗,而是这座古城所有。”看向琉璃,道:“我说的应该没有错吧?”

    琉璃经过今日之事,又亲眼见到刻骨仇人风寒笑死在自己眼前,心绪早已经从容淡定许多,亦觉得古萨蔌蕥所言并非没有道理,虽然并无点头,却也并无出言反对。

    “所以在我看来,如果这里果真是机关,真要能够打开佛窟,佛窟之内所存在的心宗遗密也不会太多。”古萨蔌蕥轻轻一笑:“反倒是这座古城的秘密,也许就埋藏在佛窟之内,所以打开佛窟,我们就算能看到不为人知的秘密,那也不是心宗所有,而是这座古城所有。”

    媚娘和楚欢对视一眼,问道:“你是说我们应该打开佛窟之门,进入佛窟之内去看一看?”又看向琉璃,问道:“琉璃,你们心宗先辈难道从未说起过佛窟之下究竟有什么秘密?”

    琉璃想了一下,才摇头道:“佛窟是心宗最大的秘密,虽然有人知道心宗有佛窟,但是佛窟之中究竟有些什么,就连八部众,也是知之极少,历代八部众将骨灰送入佛窟之后,返回莲花城,对于佛窟内的景象,都是只字不提,只是交代后继之人打开佛窟的方法。”

    “他们不说,或许是因为他们无话可说。”古萨蔌蕥叹了口气,“这座古城本来是一座繁华城池,为何我们却见不到一块遗骨,而且也不曾听说过任何关于这座古城的传说?这座城池当年究竟住的是些什么人?他们为何要建造如此机关?”顿了顿,才幽幽道:“如果不进入佛窟,就永远都不会有答案。”</dd>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