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修真 > 战极通天 > 第二千四百八十七章:一念斩奸佞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战极通天 第二千四百八十七章:一念斩奸佞

    第二千四百八十七章:一念斩奸佞

    无双圣神斩,一共十一刀,整场战斗已被完全倾覆。

    麒麟圣火、宙桥圣火接连落败化作一层象征胜利的面纱为叶天蒙上了无敌威势,迎战他的三大圣火只存其一,也便是最初发起挑战的魔炎,任谁都看得出胜利天平倾斜,无边魔烟对斩军翼的镇压虽然即将成功却不过小胜,在战威无敌的叶天面前根本无法扳回大局。

    “如此雄威,当真许久未见。”连落雨宗祖见状都不禁感慨,连续爆发逆天战技,以雷霆之势将两大混沌圣火镇压,放在一尊中阶鸿蒙圣者身上实在是太惊艳了,换他来又怎能做得更出色?虽然已是察觉到叶天诸道皆有黯然震颤,但比起当下胜势来讲那些损耗都不算什么,无敌的势已经在那镇火的十一刀中打出,这十一刀也注定犹如传奇,本身已是化作一套媲美顶级刀法的连杀,火界惊鸣,留此术之痕。

    妖圣们也冷然望着这一幕,叶天的表现比他们想象得更可怕,这场战斗他竟然没有使用多数逆天战技,直接以无双圣神斩镇压,以至于他们都没有更细致观察的机会,只能感受到这雷霆镇敌的霸道气势!连混沌圣者都有些心颤,要论单打独斗这通天战圣真有可能胜过他们,神界有幸走出这一尊战道怪胎,而站在他对立面的妖族便不幸了。

    “靠牺牲圣器来杀敌,你们圣者也只会如此!”感受到宙桥圣火也落败退场的魔炎在颤抖,但它此时不禁冷喝以求在气势上寻得逆转破绽,这一声喝却是令先前排斥叶天与宙界星炎的圣火们都不禁响应,对它们来讲这行为正是最令它们厌恶仇视的,倘若它们留在原本所在宇宙并且寻了一尊主人,岂不是也会在遭遇强敌时无辜牺牲?它们历尽无尽磨难成就圣火可不是为了当替死鬼的!

    “少挑拨离间,你为何不为同伴挡下那一击?”魔烟之中却传来冷叱,斩军翼的直接反驳简直将质问的声势冲垮大半,而不曾受到一丝动摇的叶天也转过身来,浑身圣光炽烈,岂不是第十二柄圣刀显形的征兆?

    但并没有如无数预期的现出那耀眼刀光,残破而带有灼迹的青铜战袍简直要被彻底烧穿,此时依旧在无边无尽的火界焚烧中承受百炼之苦,一重重炎浪侵袭着百战的君王,没有刀却始终呈现着镇压万火的辉耀,他的身姿几乎要铭刻为劫,魔炎抵抗着自身的恐惧骇异,竭力望破那无边暗金,却望见了那犹如空壳的一道道,一种惊愕冲上心头,接着就化作狂喜与毁灭的暴虐。

    “有趣,有趣……”便像是邪魔的谰言正不断播散,狂意犹如贯穿咽喉的匕首已在叶天颌下吞吐杀戮之芒,它看出来了,这尊凭无双圣神斩连续击败两大混沌圣火的圣者已经消耗殆尽,先前那一招四重无双圣神斩何等辉耀无敌,然而强如战道也被那般圣威抽尽底力,宙界星炎、青史无归的圣力也几乎耗尽,被困的斩军翼更不必多说,就要被它亡灭了,此时的叶天看上去再怎么强悍也不过是待宰羔羊,魔炎欲要狂笑,这就是嚣张的下场,一介人族凭什么在它们的火界猖獗?一切因果当系于此,却注定要由它来取得这场胜利!

    “很好,领死吧!”骷髅眼框中的蓝焰化作冥之幽深将斩军翼的锐光彻底吞噬,叶天很清楚它已经退场,虽然不至于真遭杀灭大祸可这纸张杀戮之道的魔炎也是毫不留情的,所受创伤之重需太漫长岁月令其回复,叶天所能做的只有让这倾斜邪灭的魔炎与另外两大圣火同样落得刀下殒亡的下场。

    指尖光耀,似是无法再凝成一柄刀,战影几数,都在先前的激烈大战中破灭,麒麟圣火与宙桥圣火都艰难痛苦地望着战斗,感知到叶天此时的状态它们不仅愤恨懊恼中生出一种振奋,通天战圣你也有此时?虽不能亲自将你击败能目睹这逆转的时刻亦是它们的喜悦!

    只是它们也冥冥有感,知晓这通天战圣只怕还没有到绝境,那令它们依旧恐惧的气息就是最好的证明,所有观战者都注视着这一幕,哪怕元灵都被震得有一分肃穆,它们看着青铜战袍残破的叶天朝那魔炎走近,而在骷髅头旁赫然是一道道可怕身影显出,有锯齿滴血的魔刀,有生出一根根棘刺触须的丑陋邪魔,有浑身血肉败尽的黑骨巨兽,每一道都是圣级邪怖,既是战影也是真正的火焰构造,对于圣火来讲这种显现不过是信手拈来的小把戏而已。

    最先碰撞的是叶天的拳与那锋锐得恐怖的利矛,矛头被圣拳生生打得塌缩,却溅起蓝焰交织来袭直接带走了叶天全身的一层皮,鲜血被夺去淋漓的权力直接成灰,又一刀劈下,叶天抬起臂膀却被转瞬斩裂,锯齿鬼刀化作瘦小而披满火羽的蓝焰恶魔桀桀狂笑继续来袭,而在上则是一座巍峨无边的宇宙方舟,混沌成火,镇压神魔!

    落入了火海中的叶天历经千百劫,然而却从未弯折自己的脊梁,圣道黯然中那一股气势却惊得火界颠乱,就算没有一柄刀也以拳掌相抗,凭青铜的破碎化化作杀芒,一声战吼骇得那无尽火海的主人都要色变,即便那堪比鸿蒙圣器的宇宙方舟也在这种竭力抵抗中支离破碎,多少异界的邪魔陨落在不败战势中已不可数,然而最可怕的却是那支以杀戮为号的军队,它们在滚滚狼烟中来袭,方是这尊魔炎的杀手锏!

    “能击败两大圣火而败,你倒也有几分本事了。”犹如高站于崖山之上,蓝色骷髅兽睥睨着叶天却没有接近,叶天猛地望去,直接看清了这色厉内荏者的心颤,它终究是怕了,因为它看不到叶天的尽头,明明道力愈发黯然了却不至落败,此时的它可是倾尽全力了!

    “还不败?”妖圣也皱眉显得有些急促,以他们的立场当然不愿见到生灵圣者败在这叛徒燃烧中,但他们另有所求,想要看清这通天战圣是否真具备有那个能力……

    暗金一拳是杀阵中最耀眼的光,万斩刀影一闪即逝却无可抵挡,就在这魔炎的军中厮杀着,就凭一己之力对抗着铺天盖地的魔烟,哪怕青铜战袍上有再多裂痕也无畏,挡我者皆杀,通天者不可挡!

    “他的圣力在恢复!”魔炎已是判断出这一点,蓝焰的跳动更加难看,难不成他还要逆转不成?圣体太模糊混沌了,即便搏命究竟能抵挡多久?这本该是将死的人身上却渐渐迸发出那耀眼之力叫它如何接受?

    “它已经乱了。”兽炬元帅目光如炬,蓝焰之中叶天冲杀的身姿显得残酷却极壮神界圣威,这无法击败的强敌对背叛六大宇宙的圣火来讲如同索命死神,道心一乱将为败时!

    “杀!杀了他!”爆喝声冰冷地响彻在每一名圣者的耳中,魔焰疯狂燃烧而化炼狱,火界元力聚拢而来形成庞大漩涡却直接转化为那至杀的道火,在一名名魔焰兵枪挑斧劈中杀戮之道已成麦芒状的一道,爆发得太快太快,以至于连叶天的反应都只能坐视这抹杀机将自己贯穿!

    刀剑枪戟尽数刺入圣体,最残酷的芒则穿过圣魂,无视了那显得黯然的浩瀚星宙,所杀的只有那圣魂中心道的唯一,战道,刀道,火道,星道,俱当往矣,唯见那一道将其贯穿的杀芒是为永恒!

    一片血光也像冲天,这场爆发异常汹涌猛烈,一滴圣血也将千万魔兵镇下,但这反倒令髅首圣火格外激动,如此激烈的反应不正意味着回光返照乃至即将到来的灭亡?哪怕让叶天再狂一时也变不了大局,这场胜利是它的!

    神界之人,圣火的奴役者,怎能挡住这仇恨火焰,在一声疯狂之笑内杀道再起,成崩灭之势将要贯穿!

    在此时叶天一身的光芒炽盛,当杀戮之道来袭时却犹如风暴中的巨树,终将折裂,当真是如此?元灵们议论不绝,而每一名来自宇宙的圣者都无言望着,这魔火真能将通天战圣击败?又或叶天真能凭自身实力击败三大混沌圣火联手?

    一切,在那一片万火寂灭的锋寒中找到了答案。

    “这是……”猖獗至极的魔音凝滞,发生了什么?为何竟有这种寒意,它的杀戮之道为何不进将那通天战圣直接燃灭?

    就连火元素的聚集也在这一刻截流,一名名元灵也讶然讨论着为何有这异况发生,而观战的圣者们神色则更加凝重。

    “竟然……”

    暗金色的光在浑身闪耀,叶天的神情却格外庄重肃穆,双眸中的战火越过了杀戮的魔火燃向更远处,冲出火界,冲出元素世界,冲向那混沌的深远,战意冲霄凌绝空,魔炎已是无法言语,眼睁睁看着无边魔潮在超绝的气势镇压下灰飞烟灭,也看着叶天的手中再现一柄刀,不是无双圣神斩,比先前镇炎的刀都更飘渺而带来恐惧。

    “他的志指何方?”为首的妖圣不禁闭上了眼,能感觉到那通往无限的斗志,真是,可怕……

    火界之中,叶天圣光煌煌,犹如朝圣般开口,在必胜的气息中述说那壮阔神话:“我念战无极。”

    五个字,犹如山宙镇压,犹如跃然凌空,这一刻指向无限遥远,魔焰殆尽。

    下一声喝,则化作了决然冷厉。

    “一念斩奸佞!”

    刀挥,无敌无阻,将魔焰穿越。

    胜负已分,举世无言,妖圣缄默着,转身离去。</dd>
Back to Top